当前位置:首页 >> 节能

冥筵 第二章:六道皆猖獗(第二十一节)

2020-04-01 20:37:29  井冈山汽车网

冥筵 第二章:六道皆猖獗(第二十一节)

方柏林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有什么吃完饭再说。张小姐你就坐我旁边吧,有我们英明神武的韦科长保护,大内高手和特种兵都不能靠近你。”说完拿过一套新碗筷放在旁边。

张嘉鸣默默地坐在方柏林旁边,刚夹了个莲蓉卷放进口里,眼泪止不住落了下来。

“怎么了张小姐?”韦仲新停下筷子。

“这个莲蓉卷是我和孝文都很喜欢吃的,前天我们去吃早茶才吃来着…….”张嘉鸣还没说完,不由得放声痛哭。

韦仲新扯了张抽纸递过去“事情已经发生了,节哀吧。今后有时间多去陪陪高家夫妇,就当为……孝文做点什么吧。”说完轻轻地叹了口气,忽觉四周异常安静,不由得抬头看看周围,看到除了自己和张嘉鸣两人没动筷,其他的正在风卷残云。

他轻轻咳嗽一声,没人理会,再咳嗽,还是没人理会。不由得敲敲桌子“龙纪纲”。

“干嘛?”龙纪纲正满嘴是油。

“说话啊”韦仲新对着龙纪纲又指了指张嘉鸣。

“说什么啊?你不是不让说话吗?拜托二师叔,把那鸡翅递过来,谢谢!”龙纪纲用纸巾擦了擦嘴。

“谁不让你说话了?你们不要口不择言,张小姐也是受害人之一吗,我们又不是法官,不要随便给别人定罪知道吗?那......鸡翅留我一块,我还没吃呢。”韦仲新看着最后一块鸡翅让大亨上了手,大亨‘哦’了一声点点头,把鸡翅递给韦仲新。

“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不说还不留给我了,真是的。”韦仲新嘀嘀咕咕。

“方……方律师,我听说高家找你做了他们的律师,是准备告我吗?”张嘉鸣昂起粉白的俏脸看着方柏林。

“出于我的职业守则,暂时还不能透露。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建议你还是想想以后吧。先吃饭吧!”方柏林把沙拉推到她面前。

“明达,你吃饱饭后休息一下,四点去这个地址,接一个人,详细内容我发到你上。”方柏林吩咐梁明达。

“对了,待会工作分配一下,大亨带市局、区分局的兄弟逐层搜查,尤其是什么夹层、水箱、地下室之类的。大亨你带派出所的兄弟们把守所有大门检查来往车辆,凡是能装得下一个人的都要查,另外咱们科的兄弟做机动组,随时待命。龙纪纲重新过滤徐石失踪前的录像,查找疑点。老子就不信了,这么短的时间会有人失踪,就是只鬼,我也要看到鬼爪子。”韦仲新丢了个鸡锤进口,拍了拍手。

这时候,听到外面持续的警车声了,龙纪纲三人顺手拿了杯可乐往外走。

“他们忙去了,那你…干嘛?”方柏林指了指三人的背影问韦仲新。

“我还要协调高岗、高兴、对了,你刚刚提醒我的,要保护好张小姐的安全。现在我命令你,先帮我盯着,好好保护张小姐,我先眯一会。”韦仲新说完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再向张嘉鸣打了个招呼,然后惬意地闭上眼睛。

方柏林拉了张会议凳子在韦仲新旁边,昂起头看着天花板,心里在想着今晚如何让高孝文现身,对‘幽聻’可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自家《混元典》也没有多少有关的资料,目前的资料来自《五音集韵》的记录:人死做鬼,人见惧之;鬼死做聻,鬼见怕之。聻的藏身之地叫‘聻冥幽境’,传说那个地方比地狱更恐怖,一般聻在那儿活的非常凄惨,不能投胎,也不能再死。

想到这,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旁边的韦仲新睁大眼睛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冷不防说了句“你小子有事瞒着我。”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方柏林看了他一眼。

“从‘天宝大厦’到那个老太婆简秀儿,你小子给我的感觉都神神怪怪的,非常可疑。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韦仲新闭着眼,满脸享受的样子。

“是啊,我有个大秘密,前段时间买彩票一下子中了十几亿,正愁没人帮我花。”方柏林对他翻了翻白眼,这一瞅吓了一跳,今早的韦仲新还只是满脸淡淡的黑气,现在发现他额头上多了一条黑线正蔓延至前额。

“老韦,老韦……别睡别睡,你最近要小心了,你气色不是太好,记住太危险和太诡异的地方就别去了,知道吗?”方柏林边说边坐了起来。

韦仲新摆摆手‘唔’了一声,又继续闭上眼睛。

方柏林紧张地摇了摇韦仲新“我说的记住了。”

韦仲新继续‘唔’了一声“记住了,危险和阴森的地方别去,让你去行了吧,去你的,别挡着老子休息,昨晚协助毒侦和刑侦办案到三点,你也睡睡吧,别烦…我。”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不是……你听我说…..”方柏林焦急了,韦仲新依旧闭着眼睛,曲起大拇指和伸长食指,做了个手枪的手势,顶在方柏林额头上“再说一句话,我对你不客气”

方柏林知道此君脾气,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大会议室只剩下自己、韦仲新、张嘉鸣和梁明达四人,都已经或靠或躺在小憩。

想想不如到处走走,多寻找点线索。

站起来走到门口,顺着走廊一直走,路过一个房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嬉笑声,他下意识地往里面一看,一屋子的人都在玩,边玩边开玩笑。

“我快过‘望乡台’了,好刺激啊!你们呢,你们走到哪里?”一个身材丰满的少女边玩边按了按丰满的胸口。

“你就尽情晒吧,我可告诉你啊低调点,别玩那么得意忘形,高台可不喜欢这些个玩意,小心让他看到了。”一个稍微成熟一点的主管模样的女人出言相劝。

“切,现在是休息时间,属于私人时间,受国家法律保护的。谁也管不了”那少女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屏幕。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主管模样的女人摇摇头。

“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发明的这个游戏,太劲爆刺激了,我一朋友也是玩这个游戏,第一关没过就被KO了,看她在朋友圈发出来的图片,真的替她心痛,又要重新再来。”丰满少女脸上洋溢着兴奋,手指不停地按着键。

“是啊,自从玩了这个游戏,我就发现好像抽了鸦片一样上瘾了,连上班做梦都想继续玩下去,我跟你说啊,刚刚上班的时候,好几次我都想打开它继续玩下去,哪怕炒鱿鱼。”一个短头发的女孩边玩边叼着棒棒糖。

“有一天晚上,我连续追着玩,玩着玩着我妈来敲我门,看到我楞了,还问我怎么今天怎么这么早起床上班。我看了看,天啊,不知不觉玩了十个小时了。”那丰满少女从桌上拿起一把薯条塞在嘴里,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屏幕。

“不过啊,最近我老是觉得自己注意力不够集中,精神老是很恍惚,晚上睡觉作梦也很是奇怪。”丰满少女边咀嚼着边偷偷看了看身后,然后凑上去神秘地说“我感觉啊,有那种东西住在我的里,我越是聚精会神玩,我的精神越是萎靡,不知道是不是跟玩这个有关。”

“你觉得那种东西是哪种东西啊?”短头发的女孩也停了下来问,满脸都是惊怕表情。

“你说你吧,又没胆量又要玩,算了我不说了…….”丰满少女鄙视地看了短头发女孩一眼。

“阿美阿珺你俩玩着玩着,怎么斗起嘴来了。”主管模样的女人提着一杯芬香浓郁的咖啡走了过来。

“不是的李姐,我真的觉得有点邪门,前几天我在家玩累了这个游戏,就上床睡觉。夜里老做稀奇古怪的梦,我梦见我里住了个小孩子,是那种还未出生就夭折的小孩,老是向我微笑招手,我去哪儿它都跟着,醒来的时候我上了趟洗手间,关门方便的时候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小孩的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绝对没听错。”那个丰满的少女叫阿珺,边说边惊恐地四处张望。

“那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嘛?”短头发的阿美也暂停手上的游戏,一脸不可思议。

“就听到小孩子喊了一声‘啊’,其他都没听到。”阿珺脸色苍白,嘴唇有点抖。

“后来呢?”阿美双脚不停拨拉地面,自己的坐的椅子靠近阿珺。

“后来……我老是觉得我的房间有人,一害怕就跑到弟弟房跟他一起睡。”阿珺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和你弟弟睡?”阿美看着阿珺,一种暧昧的笑容在脸上浮现。

“去死吧你,想什么呢?我弟才八岁,你思想真肮脏。”阿珺用力捏了阿美的屁股。

阿美劈手打开阿珺的手“不闹了不闹了,我跟你说我身上也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

阿珺停止了打闹“发生了什么事?”

“你知道,这个‘遨游地府’的游戏是你上两周教会我玩的,我呢?对要烧脑的玩意一向都是可玩可不玩,既不抗拒又不热衷,可是上周五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床边捧着在玩这个游戏,而且身边有把男子的声音在教我怎么走怎么走,好像在教我玩似的。刚开始我还很害怕,后来我按着他教我的方法去走,很快过了第一关。我也尝试开口跟他沟通,他说话蛮有礼貌的,声音也好听……玩了不知有多久,他说他要走了,让我也早点休息。”阿美说话也开始不利索了,边说还边张望四周。

“他长什么样?你没看到?”阿珺有点疑惑。

“没有,整个晚上就是只听到有把声音在耳边说话。”说着,冷不防阿美一下子捉住阿珺的手。

营口十佳妇科医院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冠心病必备药物可以用通心络吗

妇科千金片说明书
青岛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血管堵塞用什么方法
友情链接